耶穌說:「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;若不藉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。」(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)
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
烈火中的「信」!


聖經 以賽亞書四十章31節:「但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。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;他們奔跑卻不困倦,行走卻不疲乏。」這是林長老病中最喜歡的經句,兩次的中風,讓他幾度在生死間徘徊,從無法嚥食、無法寫字,至可坐直、吃喝、寫字、說話、意識清楚,記憶力、思考能力也都恢復,且看他如何不被苦難淹沒,敬神愛人一如往常… (akiku 摘要)

「神疼愛弟兄姊妹,聽大家的禱告,才使我再好起來!」這是林從道長老在2000年10月31日二次中風後,復健至能言語後說的話。

初見病後的林從道長老,看他消瘦、僵硬、沒有從前那親切笑容的臉龐,剎那間,除了問他好嗎?竟有些生疏和距離感。然而聽到他清晰說出感恩的話,心中竟有一股莫名的感動,是的,那個印象中笑容常掛臉上,講道開場白是:「感謝神存留我們活命……,」的林長老,又回來了!

感謝主,他完全沒有被苦難淹沒,敬神愛人一如往常。

二度中風


林從道長老,1919年生,1935年2月受洗歸入主名。

日治時代曾任海員學校教官,光復後曾任船長、總船長;經營漁業、海運業等。並協助辦理淡江大學(當時為淡江英專、淡江文理學院)擔任董事長。

在教會事工上曾任北區區負責(二十年)、全省山地區負責、總會財務處處負責、總會負責人、聯總負責人。

1995年1月31日,第一度中風。然而蒙主恩待,不到兩個星期即恢復正常,可以如常到處聚會、領會彰顯神的榮耀;令美國的醫生嘖嘖稱奇,視為神蹟!(詳情見1995年9月《青年團契》)

2000年10月31日又再度中風。這次比第一次嚴重甚多,幾度在生死間徘徊。

長子林敬恩弟兄回憶當時的情況:「當天我如常回到家中,並與父親話家常。後來卻看到父親的眼球偏向右上方,臉傾一旁,還流口水,即覺情況有異,問父親還好嗎?他並不覺不舒服,然而有第一次的經驗,我直覺不妙,馬上將他送醫院急救。」

被送往醫院後的林長老情況愈來愈壞,醫生診斷是腦血管出血。第一星期他處於半昏迷狀態。遠在國外的女兒香惠、小兒子頌恩也都即時趕回來輪流照顧。

敬恩在父親與死亡搏鬥中,常半夜被醫生叫醒,告知一些不樂觀的消息。他和姊姊、弟弟都很緊張,深怕一不留神,就與父親永別了。

病中的復健


在醫院住了兩個月回到家中的林長老,感謝主,雖然走過了死蔭幽谷,但,其實他的生命難題並未過去。

他無法站立、無法坐正、不能言語、無法吞嚥、視線不能集中、思考記憶力弱……,成為多重障礙的人,失去所有生活機能。

然而神恩待林長老,在此艱難時刻,原本一直在美國上班的敬恩,正好被派駐台灣,得以在家照顧父親。

復建中最難的是嚥食部份。

一開始敬恩不知道父親已失去嚥食能力,餵他吃飯,父親卻含在口中半小時嚥不下去,他只好一手以湯匙輕按其舌頭,另一手將食物一點點挖出來,請父親漱口後,再重餵食一次。然而父親仍舊久含不吞,不明究堛熒q恩心急如焚,心想一定要讓父親吞下去,無法進食是最嚴重的狀況了,只好問父親為何不吞下去?不能言語的父親用顫抖的手,以日文用依稀能辨的字體寫下:「問醫生。」

敬恩才恍然大悟,原來中風使父親失去嚥食的能力了。

後來敬恩聽從醫生指示,餵食液態高單位食品,「當時見父親可吞下一口,就高興極了。」

「然而就是處在這樣的狀況下,他仍未失去信心、盼望,喜樂,意志力相當堅強。」敬恩提到父親努力復健,表現出對生命的尊重和熱愛。

往後,林長老在兒女的陪同下,常至「榮總」針灸、「三總」做物理治療,為恢復「活著」原有的生活機能。直到半年後,才在醫生的建議下,改在家奡_健(有增添必要設備)。再每月兩次到台大複診,醫生看他一次比一次進步,都很驚奇。

他每天的功課是學習起立、坐下,手向上拉滑輪、扶床沿彎腰……,看似單調枯燥的動作,林長老卻一點也不怠慢的努力作,並不斷的增加次數。神回報他的努力,使他日日進步,恢復嚥食能力(體重從病重時的52公斤恢復至64公斤),眼球也逐漸恢復正常,一直傾斜左方無法坐正的身體,也在今年可坐正了。

而他的思考、記憶能力也恢復到近乎與常人無異,「我常考他一些自己也不見得記得的事情,父親都很認真思索,有時不能馬上答出來,第二天就告訴我答案了。」敬恩笑著談他「刺激」父親的妙方。

更奇妙的是原本失去書寫能力的林長老,憑著信心與毅力,開始提筆寫字。「一開始他沒有往下移動的能力,所以字都疊成一坨,但現在卻可寫整篇的字了!」說到此,敬恩趕忙起身至房間,拿出林長老習字練習本給我看。

當我看到筆觸顫抖、疊成一坨不成字形的字,到筆劃順暢、字跡工整的整篇文字,且不是一篇而是一整本(約有十本,每本60頁),寫的全是聖經經節,心中的悸動實非筆墨可形容。

「我一直以為父親不可能有寫字能力了!」敬恩開始並沒有對父親能寫字這件事有期待。這是神極大的恩典,但也是林長老努力「活著」,克服障礙的生命見證吧?

病中的靈修


苦難沒有擊倒林長老,也沒有讓他對一直持守的「信」,產生懷疑,反而更渴慕神的話語。

每天早晨七點半起床,房間就撥放讚美詩錄音帶,梳洗過後就晨禱:「哈利路亞,感謝神的恩典,使我們一夜安眠到天亮。求主帶領我們的腳步,看顧祢所愛的小子,使他們出外所作所行得到順利;使他們在生活中體驗祢奇妙的作為,來堅固他們的信心,使他們能榮耀神的名,阿們!」

每天晚上由家人唸讀一段經節,林長老就一字一字的寫下來,直到林長老寫完,再一起禱告睡覺。每天都是如此!回來探望林長老的子女、兒孫都有此唸讀聖經的機會,也從中學習到林長老渴慕神話語的精神。

早餐前,林長老會把前一晚睡前寫的聖經章節,再讀一遍。

睡前的禱告內容也充滿感恩與代禱,並常為出門在外的傳道者祈求,求主使他們出入平安、身體健康,祝福他們所做的聖工。

所以,表面上,似乎林長老被兒孫照顧著,事實上,林長老一直讓他們有學習不完的感覺。當然,兒孫常從國外以電話鼓勵加油、分享見証的關懷,也是林長老恢復健康的動力。

可敬的長者


林長老的為人處世、信心、事奉、靈修,一直是家人學習的榜樣。「沒想到父親在病中,仍然是我們學習的對象。」敬恩想到父親從入院到現在,肉體受盡煎熬,在極痛苦中,從未發出一句怨言,還一直關懷周遭的人,由衷的說出這句話。

「病中的他仍舊一直喜樂感恩。」這也是許多來探望過林長老的人,都能感受到的。

對每個為他服務的人,林長老都滿心感謝。所以在台大住院兩個月期間,每個護士都非常樂於親近他,並說:「從未看護過如此好的病人!」對子女的看護,也充滿體恤之情,甚至對請來的印傭,也在每晚睡前,向她說:「辛苦了!」並關心她的靈魂,要子女拿印文聖經給她看,不放棄對著回教徒的她傳福音。

今年農曆新年,身體狀況較好的林長老,更念著崙尾安老院的老人(他往常每年春節總是到那堭斯囍悀H,分送禮物、紅包,並與他們愛餐聚會)。去年入院未去,今年元月15日如願前往崙尾,與四十多位年老弟兄姊妹相聚,並見証主給他的恩典。「感謝主,來回約12小時,但父親如願了,且精神奕奕!」(見2002年38期《真光通訊》)

一個人在身心狀況好的時候要關懷人,對人表現慈愛的一面,是較容易的。反之,在病苦中不抱怨、不訴苦就不簡單了,遑論關懷他人?

這種在生命極艱難時,仍發放光輝的真基督徒生命情操,實在令人動容。

在我訪談時,曾問林長老病中的操練與學習,他說:「苦難中要忍耐,但忍耐也要成功。」這句話確實印證在他身上。

火煉出的工程


重度中風對病人或家屬都是極重的考驗。

記得林長老在第一次中風時,曾向神祈求:「你若願意在我身上彰顯祢的大能,使我的子孫在我身上看到祢的奇妙作為,就讓我完全好起來,否則,求祢讓我安然離世。」他安然度過第一關,然而此次經歷比走過死蔭幽谷更艱難的考驗,他仍然靠主勝過這近乎「不可能的任務。」

採訪完,我腦海一直浮現一段形容信仰根基的經節:「……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,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,有火發現;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。人在那根基所建造的工程若存得住,他就要得賞賜。人的工程若被火燒了,他就要受虧損。」(哥林多前書三章13-15節)

林長老在火煉中存留住自己的工程了,那工程誠然是金銀寶石為根基的。所以沒有火遼味,反而一直發出基督馨香之氣,歌唱著:「我們經過水火,祢卻使我們到豐富之地。」(詩篇六十六篇12節)

「但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。
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;
他們奔跑卻不困倦,
行走卻不疲乏。」(以賽亞書四十章31節)

從這句貼在林長老房間,病中最喜歡的經句,我們可看到他不受困於病痛的軀體,仍舊堅定的認為神是應當受讚美;祂的愛,對信靠祂的人,永遠長存!

現在的林長老雖仍持續復健,無法行動,但可坐直、吃喝、寫字、說話、意識清楚,記憶力、思考能力也都恢復得很好,難得的是還會向家人開玩笑,沒失去幽默感。

最後他仍以經節與我互勉:「神要差祂的使者,在你一切路上保護你。」並感謝世界各地的同靈,希望大家持續為他代禱。
(文/陳豐美,摘自[聖靈月刊]2002年08月號)

返回上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