耶穌說:「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;若不藉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堨h。」(約翰福音十四章6節)
蒙恩見證 加入我的百寶箱 轉寄好友
在人不能,在神凡事都能


突然的一陣巨響,志成看見火光從他身旁迅速衝上空,頓時聽見士兵的呼救聲:「輔仔,好痛!我看不見了,你在哪裡,快來救我!」這是一趟運送裝備的任務,對身為軍人的志成不是困難的事,但他仍不斷祈禱能平安順利完成任務。那時附近住戶拒絕相救,且連續轉送幾間醫院才有燙傷病房,幸好,因為有神,讓士兵的雙眼依然正常,看不出他臉上的傷痕;因為有神,讓志成免於責難,更指引志成一個很好的人生方向:在人不能、在神凡事都能。 (akiku 摘要)

哈利路亞,奉主耶穌聖名作見證:

小弟自幼隨同父母信主,承蒙神的眷顧,至今神賞賜我難以數算的恩典,不論是從死裡復活、工作遇挫折中體會到神的安慰,與神時常垂聽我的禱告等,無不讓我體會到神的慈愛與眷顧。茲以見證與大家一同分享,共浴主恩並加添屬靈生活的信心。

小弟自1993年進入軍校就讀,開始軍旅生涯。1996年畢業後,我被調到蘇澳擔任排長一職,同年12月初自蘇澳調至恆春擔任輔導長的職務。正好本單位實施演習,當時小弟既期待又有點擔心的心情油然而生,因我初任本職,有些軍中事務不甚了解,除了要適應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外,對本身實際的工作與職責更是重新開始,從不懂到了解,皆需要時間去體驗與揣摩,正因如此,靠主的心更加堅定。

夜深人靜是小弟最快樂的時光,雖然有些累,但總是自己的生活空間與時間。好景不常,1997年1月中旬某個晚上,我們正準備要進行最後的測驗,連長告訴我:「輔仔!明天你先押兩輛軍卡將本連的裝備運到林園,運完後再回到恆春。」任務下達完成後,隔天早晨就跟著車將裝備運回林園,當時認為這任務對我而言,不是困難的事,不過途中我仍心中不斷祈禱,希望能平安順利將任務完成。就這樣平安到達林園,也順利將裝備卸下。

下午4點30分左右,我與兩位兄弟(駕駛)將車駛回恆春,途中已靠近沿海,在車城附近,約晚上6點40分左右,天色有些昏暗,後面一輛卡車突然不斷地閃燈,我想可能有點問題,就請駕駛先將車停靠在前方的獨立家屋旁,因有燈光比較亮也方便檢查。駕駛停妥車後就急忙下車到後方查看,我也過去了解情況。我詢問後面駕駛車況時,這位士兵回答:「快沒汽油了!」鄰邊的駕駛已先行至前方車輛看油量剩多少,當我正轉身回去時,突然聽到一陣巨響,看見火光從我身旁迅速衝上空,頓時聽見士兵的呼救聲:「輔仔,好痛!我看不見了,你在哪裡,快來救我!」

突然嚇到的我,心智急速清醒,便火速去救那位駕駛,將他帶到百姓的住處求救;但那戶住家不但不願相救竟將門窗關緊,就連電話也不借。此時看見地上有一個臉盆,立即拿起臉盆到小魚池撈水給那位弟兄敷臉,教官曾教我們遇到燙傷或燒傷時的急救方法(沖、脫、泡、蓋、送),因此我端著臉盆領他到馬路邊,並不斷叫車求救。(那時另一位駕駛正忙著滅火。當時如何滅火,我也記不太清楚了,不過我還是非常感謝神保守那位滅火的兄弟平安。)剛好有一部小貨車經過,雖前座只能容納3人,但那好心的朋友仍願意送我們到恆春醫院,途中他痛得無法呻吟,此時我心中除了感謝這位好心的朋友外,心中亦不斷呼喚神,不斷吶喊哈利路亞。

到醫院後做了初步的醫療,由於醫院沒有燙傷病房,待救護車來後,隨即又轉往鳳山的八○二醫院,途中只有我與這受傷的弟兄、一位押車軍官與駕駛,此時坐在傷患弟兄身旁的我不斷流淚,心想該怎麼辦,突然昇起一個念頭──「在人不能、在神凡事都能」,心中不斷為他代禱,心想白天才與這位弟兄愉快地聊天,他是家中的獨子,父母親又近60歲了,想到這不禁讓我更加迫切為他祈禱,求神給他能看見的機會。到了八○二醫院已是晚上11點了,院方說沒有燙傷病房,隨即再轉往左營八○六醫院,那時已近晚上12時了。

剛下車時心情輕鬆了一下,但突然間一股壓力又隨之而來。我心想:他的家人、長官陸陸續續會來探望他,我該怎麼辦?隨即拿起電話撥號給在桃園山上的家人及外公、外婆,再撥給宜蘭的二姊及姊夫,請他們努力為我代禱。凌晨,這位兄弟的家人果真陸續來了。當時不知有多少人來了,我只是急忙解釋當時的狀況,無助的我只能對著流淚的家屬不斷解釋著,每當有人問起時就說明一次。也不知解釋多久,一位長官突然叫我到一旁了解當時的狀況,我詳細地報告。早上八、九點左右,處長及營輔導長帶著慰問品及慰問金前來探視這位兄弟與家屬,又問我當時狀況及現在情況,我仍不厭其煩地告知他們。報告完畢後,長官告訴我現在要趕往八○二醫院,因昨天同一時間也發生一翻車事件,這位傷者雙腳斷掉,對方家長不但生氣,且動手要打人。

頓時心中的大石頭於是落下,回顧昨日至今日的過程,總覺得順暢無阻,深深讓我體驗到神的大愛同在。雖然度過了一個不眠不休且傷神的夜晚,心中仍感到十分安慰,因我深知神無時無刻圍繞在我的身旁協助我,正如聖經上所記載:你親近神,神就必親近你。

幾天後,傳來了一個好消息。醫師表示:這位弟兄已度過危險期,雖然臉上換了一層皮,但雙眼依然正常,看不出他臉上的傷痕,相信留在他心中的是那磨滅不了的情境。感謝天上的真神,因神的愛讓他能看見,因神的愛使他走過困境,因神的愛讓我不遭受嚴重的責難,還在神的護庇下得到安慰,這樣的愛給了我在軍旅身涯中最大的安慰;不但讓我上了一課,讓我更加珍惜未來軍旅的生涯,有了這樣的經驗,往後除了利用上課時對士兵加強安全宣導外,更指引我一個很好的人生方向:在人不能、在神凡事都能。

希望這見證能與每個弟兄姊妹分享,不管身在何處,一個人也好,兩個人也罷,親近神,神就必親近你。感謝主,願一切榮耀歸給天上的真神。阿們!

註:文中「兄弟」一詞非教會弟兄,乃指軍中同袍。(見證/王志成,摘自[聖靈月刊]2002年04月號)

返回上頁